博客网 >

岁月的指纹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前段时间,连续读了两本跟红色有关的书,一本是《我的名字叫红》,作者是今年新科诺奖的得主奥尔罕·帕慕克,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去读他的,而是早就买了回来,被小说的氛围弄迷糊了,就放下了,在得了诺奖之后重又拿起,感觉就又有所不同。另外一本就是《完美的红》,作者格林菲尔德讲述了红色在欧洲的不同的发展时期所扮演的角色不同,另我感兴趣的是,里面也提到了一种“土耳其红”,不免浮想一番,比较二者的来龙去脉,这样的阅读,于我也算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红色的含义是繁复的,就如同它被人类接受的过程。早先的文化里,红色代表的是神圣。比如石器时代生活在欧洲的尼安得特人用红色的赭土石来埋葬死去的伙伴。克鲁马努人也是这么做的,他们也用这种富含铁质的矿石来描画洞穴里的墙壁。在古代的中国,红色被看作一种幸运的颜色,繁荣与健康的标志。在阿拉伯世界里,红色有时候被解释为一种神之恩宠的表示,有时候则被分析成一种被诅咒的符号。不管怎样,它都被当作是一种男性的颜色,是热度与活力的象征。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红色是一种享有崇高地位的颜色。在古埃及,红色被认为是危险的预兆,是献给骗神塞思的圣物。在古罗马人的心目中,红灯等同于圣火。如此的对比,我们就不难理解人类对于红色的情结了。
    在欧洲的一些地方,红色不仅象征着高贵、权威,更是带动了社会文化的风潮,而由此引来的染料行业的发展是也是颇具革命意义的。在意大利,受当时的经济的影响,染料行业的发展是缓慢的。不特如此,《禁止奢侈法》的制订更是增强了颜色与等级的联系。这样的分类法现在看来,显然是不合乎道理的。不过,后来这种景况好了许多,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因为他们是颜色的制造者。这时,为了行业的持续发展,自然要采用诸如垄断等手段来维护他们的利益,因此,也从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染料行业。
    红色是太阳的颜色,国家予以重视,作为红色的制造者染工就要想尽办法来满足市场的需求--那时还没有完善的市场,仅是供应宫廷大臣而已,但在欧洲缺乏制造红色的原料,茜草虽然是当时欧洲最受欢迎的红色染料,但亦有不小的缺陷,而海石蕊与巴西木都不大可靠。而橡木胭脂、圣约翰的血和亚美尼亚红都一直是染料的宝贵来源,由此引发的资源争夺势在难免了。
欧洲发现美洲的同时,他们也意外地发现了胭脂虫红染料。多个世纪,西班牙一直保持着对这种染料的垄断,由此引发了海盗、间谍,甚至不惜战争。此时,胭脂虫红染料不仅是一种原材料,更是由于它的价格的高昂,成为帝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的缘故。而后来的关于红色的争夺就更激烈了。这是人类对于完美的红色的追求的见证。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时间的流逝,红色并不是多么难得的事情,对于红色的追逐才回复到一种平静状态。当然,时尚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比如对于红色,在不同的时代就有着不同的观点,一本美国在1866年出版的《礼节指南》中就声称“穿得花里胡哨但华而不实的颜色,这是非常差的打扮。” 它甚至建议说,在“获得良好教养的人”之中,流行更加柔和的颜色。红色,不仅是激情的,也是隐秘的,不是“文雅的标记”,这种偏见一直持续到20世纪,这种颜色禁忌在小说、电影或戏剧中都有所表现,为了安全,大多数人坚持选择柔和的色彩。现代社会的多元化,当然是少了许多色彩选择上的禁忌。
    细细考察红色的历史变迁,如果要用什么来形容它的话,它对于人们来说,就像岁月的指纹一般,细密而深刻,这也正如在书中的后记所说的那样:红色能加速我们的心跳,加快我们的呼吸。人类内脏的活动表明,尽管胭脂虫的时代已经结束,但红色仍然留在我们的血液里。

《完美的红》[美]埃米·巴特勒· 格林菲尔德/著 韩富春/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1月出版 定价:22元

<< 心灵的召唤 / 此事岂可对人言说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小朱快跑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