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东写西读的小趣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东写西读的小趣味

 

以前,常常在报上看到安迪这个名字,文章做得自是高妙,尽管有些材料也是经眼的,却没有发见,可见也只是闲看书的料。前几天,在成都见沈胜衣,闲谈中就说到安迪,他呵呵一笑,且说安迪就是陆灏,尚有柳叶、陆侠等笔名写文章。据说曾与沈昌文等人化名“脉望”,主持了辽宁教育出版社名动江湖的“书趣文丛”;之后几年间,更是独力编辑《万象》,一手确立了这本杂志独树一帜的风格。

这正如钱锺书曾给陆灏书信云:“具有如此文才,却不自己写作,而为人作嫁衣,只忙于编辑,索稿校稿,大似美妇人不自己生男育女,而充当接生婆。”当然,在看到“美妇人”的《东写西读》时,犹如与老友瓜棚豆架下闲谈,也有一种幽趣,可也算是一种惊喜。

陆灏显然是剑走偏锋的高手。所以他谈论钱钟书和杨绛曾怎样捉弄傅雷,潘光旦巧译希腊美臀爱神名字等谐谑故事,牛郎织女神话经过什么样的解构,《洛丽塔》电影中文译名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出处,福尔摩斯是不是以王尔德为模特……不过,看似琐碎,识见精到,字里行间时时透露出让人兴奋的新见解。如揭示梁山好汉的排名“就是按阶级和贵贱来划分的”,又如以《剧院》中的文字来论证毛姆的同性恋情结。这些东西集合在一束,倒也很得笔记的神韵,同时,常常给人有微言大义之感,可以说这是更有一种难得意味,直令人低回不已的正是这里。

读书当然是因为好玩,不为做学问,不为写论文,读到有趣处不妨拿来与友朋分享的。陆灏的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大抵如此。且看他笔下的施蛰存:“午后的阳光撒在窗外的阳台上,窗下书桌上零乱地堆着书报文稿信札,九十岁的施蛰存老先生坐在书桌前,嘴里衔着雪茄。我坐在他身旁,抽着烟,一老一少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这个场景,九十年代上半期不知有多少回,几乎每一两个月就有一次。”这样的景致是令人怀想不已的,不免感叹一番“余生亦晚”。

这书的封底说:追求小趣味、看不到大问题的读书方式,虽然在正宗的历史学家看来,只是文人们地地道道的浅见薄识,但对我这样读书只求趣味不为写论文的人来说,几乎就是全部的兴趣所在……不过,在看这本小册子时,我就记起了胡洪侠的《老插图新看法》,同样谈的是东西文化,对比着阅读,也是大异其趣,且看从那些一卷卷书之间,寻求到的一种阅读的境界,也见得风情。这种小趣味尽管小,亦是小品文的气象,并小到精妙绝伦的了。

 

《东写西读》 陆灏著,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年7月第1版,18.00元

<< 时光之书 / 与黑泽明相遇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小朱快跑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