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市的魅力与狂欢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周末的一大早,就赶到草堂的旧书市场,摊摊少说也几十上百家吧,书迷称为早市。到的时候,天还不甚亮,但在5楼的书市里,已经密密麻麻地有了许多人,这阵势看上去就挺吓人的,他们或站或蹲,查看心爱的书,那样子,简直是令人想象不出,他们对书是如此的痴迷:人多,但不喧哗。后来天渐渐地大亮了。淘到好书的人也就离去,又有另外的一拨的人进来——他们一般像我一样比较懒散,总不乐意起个大早来淘书,哪怕好书都被别人淘了去。而这一天,就好象日课一样,不得不来一趟,就是怕有什么遗憾的吧。在别人眼里,算是捡漏的人了。这样的经历从几年前就开始的。对书迷而言,淘到有一册好书,一天都是快乐的,无他,那是自己喜欢的书嘛。好在每次出发,也都不一定有绝大的希望,毕竟是捡漏,期望太高,也许失
让漂泊的灵魂回归—《等等灵魂》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是信息传递越来越快,商业化离我们每个人是如此之近,各种压力也是紧跟而来。从来没有哪个时代有这样的快节奏。李佩甫在他的新作《等等灵魂》中,所描述的就是现代社会的一个缩影。同时,也是他的官场小说到商场小说的转型之作。小说以转业军人任秋风回家开始的,随后一连串的意外事件让他选择接手一个濒临倒闭的国营商场。凭借着大胆的创意、过人的公关能力和卓越的商业才能,加上“商学院三枝花”的辅助,任秋风领导的“金色阳光”奇迹般崛起,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超级商场集团。从此任秋风的性格随着事业的转变也发生了变化。盛极而衰,“金色阳光”即如此,随着事业渐抵巅峰,领导层迷失了灵魂,在权力欲驱使下,盲目拓展,要建一座全球最高、象征着“金色阳光”
陈子善的素描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陈子善的素描爱书人,没有不知道陈子善的。大抵是因为他对于张爱玲的研究,如果没有他的发掘,我们大概对张爱玲还是很陌生的。我们常常说,现代文学多么的没劲,研究似乎也研究不出个什么名堂,是因为我们仅看到现代文学的轻。而近年来,随着陈子善研究张爱玲,止庵研究周作人,眉睫研究废名,谢泳研究自由知识分子,多少才显示出现代文学的波澜壮阔,与今天的文坛的状态不晓得高了许多呢。因为研究现代文学的缘故,陈子善结识了不少文坛大家,掌故倒也不少,如他记录了施蛰存对于张竞生成名作——《性史》的评价:“此书‘不灵’,有招摇撞骗之嫌。此书显然受当时西方正盛行的弗洛伊德等人学说的影响,这类书在西方也出了不少。张竞生此书轰动三四个月后也就过时了。”可以说,这是同时代的人相对客观的评价,而事实
那些原始森林中的古怪精灵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那些原始森林中的古怪精灵 现代人似乎属于迷茫的一代,因而更倾向于自然主义,在这样的状态下,满街满巷就都是环保主义、原生态的声音,事实上,我们的生活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我们无暇顾及这个,我们很难用“原生态”这个词来概括我们的生活,现代都市的繁杂早把它抛的远远的了。不过,这挡不住我们热爱原生态的生活。比如我手头上的这部有关神农架的《金丝猴部落》就是。古清生以前写美食,很好玩的吃法对一个不能到处游走的家伙,绝对是一场场盛宴的了。我记不得那些文字是多次阅读的,反正是看了又看。美食也是讲究原生态的,但在今天,我们离原生态越来越远,因此,只能靠想像来理解先人的生活,那个时代是原始的,没有被各种垃圾破坏掉的,尽管在许多人看来,可能是很没劲的生活吧,于我却有兴趣钻研。有一段
跟着名人游都江堰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莎士比亚说,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西蜀文明的象征都江堰在不少旅人的眼里,也是有着不同的观感。我手上的《行云长歌》就是各类名人到都江堰旅行后的印象记,说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是名人,而是由这样一组文字组成的都江堰,可能是最符合它的性格的。那就让我们跟着名人去旅行吧。古往今来,都江堰就以山清水秀而名,以文化浩瀚而重,司马迁、李白、苏轼、谢无量、郑板桥……都曾在这里留连忘返,并留下绝妙的词句。不过,那是古时的都江堰。今天,旅行正在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由此我们通过文字一样可以领略一些旅游胜地的概况和乐趣。说实在的,虽然成都距离都江堰很近,我去的次数并不多,每次去也都是大致浏览一下,总是有不少的遗憾,这次可由《行云长歌》弥补了。这让我想起黄裳住都江堰的情形
心灵的召唤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心灵的召唤在《等等灵魂》的开头,李佩甫引用印第安人的话说: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我猜想是一部关于人生信仰的小说,老李怎么退步到写这样的小说了?事实上不是那回事,小说写的是商战。商战小说这几年很流行,特别是“商场如战场”,几乎成了商战小说的名言,不少小说把商战写得光怪陆离,事实上商战是不是这么回事,大约只有亲历商战的人才清楚的吧。现实世界里,我们已经在财经新闻版上看了不少商战的新闻,其中的玄奥是外人无法知晓的。但在李佩甫的小说中,可一览商战的云谲波诡,气势磅礴,很有现代感。一时我以为是财经新闻的小说版。李佩甫的小说看似好玩,与同类小说相比,却有着非同一般的品质,当然不是表现在对权力的追逐上,而是深挖人物的内心。对于当代的一些里流行小说来说,大概缺
岁月的指纹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前段时间,连续读了两本跟红色有关的书,一本是《我的名字叫红》,作者是今年新科诺奖的得主奥尔罕·帕慕克,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去读他的,而是早就买了回来,被小说的氛围弄迷糊了,就放下了,在得了诺奖之后重又拿起,感觉就又有所不同。另外一本就是《完美的红》,作者格林菲尔德讲述了红色在欧洲的不同的发展时期所扮演的角色不同,另我感兴趣的是,里面也提到了一种“土耳其红”,不免浮想一番,比较二者的来龙去脉,这样的阅读,于我也算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红色的含义是繁复的,就如同它被人类接受的过程。早先的文化里,红色代表的是神圣。比如石器时代生活在欧洲的尼安得特人用红色的赭土石来埋葬死去的伙伴。克鲁马努人也是这么做的,他们也用这种富含铁质的矿石来描画洞穴里的墙壁。在古代的中国
此事岂可对人言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很久没去书店逛了,一是买的书还没读完,二是觉得可读可不读的书太多。但趁着周末,还是走进了一家书店,琳琅满目的书,新书不少,给人一种很震的样子。我走来走去,没有买下什么。后来发现居然可能空手而回,干脆就选了一册:韩石山的《此事岂可对人言》。他的书,我读过的有《纸窗》几种,说不上多么喜欢,倒是常常在报纸杂志上读到他的文章,总的来说,说不上是多么喜欢。有一阵子看到他的文章,特绕。绕来绕去,很没劲的那种,但就在读得没兴味时,忽地来个句子,惊艳的吧。另外,给我的印象就是,老韩(他这么自称,且这样称呼吧)是属于没事找事那种,老是跟别人争论(当然也有别人给他争论),但我觉得争论就是争论,犯不着动刀动枪的——我的意思是不必那么具有火药味。有段时间,他跟流沙河争论“的”,
那莫名忧郁的青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那莫名忧郁的青春 第一次看岩井俊二的《情书》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跟朋友在一起看,清澈美好,激动的一塌糊涂。以后多次重温《情书》。后来,他的电影依然喜欢,不仅是因为那种唯美而残酷的青春,还有那如夏花般绚烂的爱情。《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就是在这样的惯性之下看的,虽然我算不上岩井俊二的“粉丝”。 先看了电影,依然是岩井俊二的味道。但现在又看到一册名叫《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电影小说版。有点不大习惯,因为一开始上来就明白了那个结局,然后倒回去。如此的小说多少有些俗套:莉莉周出生于1980年12月8日。这个日期和约翰·列侬被疯狂歌迷查普曼枪杀的时间完全一致。不过,对我来说,这种偶然的一致没有任何意义。最重要的是,在这一天,这个时刻,莉莉周诞生了!这个网站就是一部小说。4月1日,莉
时光之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时光之书 锦城东,龙泉驿。我住的地方离那儿不远,出门,赶车,大半个小时准到。可说起故事来,我知道的少,那是因为没有地方了解,也许有,我没有找到地方罢了。有不少外地的朋友过来,说去哪儿看看好?锦里假眉假眼的,不看也罢。武侯祠、杜甫草堂寻不到当年的风流余韵,也不必看的。但我会推荐去桃花诗村,这是成都的一个新景点,很多人没来过,各种景观是纯天然的,照流行语来说,就是生态完好。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道水。不过,一问我有什么故事,我就偃了。晋希天的传说当然是晓得的,石经寺、洛带也都略知一二,但也仅是一二而已。听到精彩处,自然会有人追问,还有吗?当然还有,下次吧。这样的解释当然不过瘾的。现在好了,因为有本书是《龙泉驿民间文学故事三六五》,这里的龙门阵随

小朱快跑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